Featured Posts

文林中的磐石之光-III 靈詩




花斑蛇蜿蜒在蓝色的灵魂上觑着叶下火苗 眼睛漫游在秋天的穿越之光扫射了烟岫 灵魂旺火的渐熄是望的悲哀,是叶的归宿 灰烟——叶将死的梦,护花绿使所忧之囚 曾把心灵的网口张开接一个燃烧的红苹果 但时代之风摇动网口,进入网的全是愁秋 苹果远离视野落在彼岸的旋转张望的眼前 你的泪珠全落在驮着夜风奔驰的长叶杞柳 时空外天父的泪珠滴落在时空内我的脸上 脸蛋上风干的泪痕字迹显现出哀忧的残留 我在世界的雕像与墓碑上发现了泪痕凹迹 烟尘遮蔽海边珍珠与游子家院老槐的语流 那是枯凋的思想向海边锐思者的空中传递 在一个破壳展翅的季节,槐边深井发出求救 你已支撑不住黑色火焰与紫蜂旋转的诅咒 你接二连三挣扎着用枯叶上涂抹的褐血奠酒 应付这种咒诅并借翠鸟羽石的誓言作为庇护 粉蝴蝶和黑蝴蝶的残骸在人性大洋中漂流 你伞盖的庭院流出晶红的血又经时光的洗涤 太阳在沙尘暴里晃动时你的籽已安家在远岫



大地的奔流河水渐渐枯竭而死亡 骄鸟们昏厥于烈日的狂暴而喑哑 婉转的歌声在灰暗里低沉下去 一直等到被磐石之光照射而从新迸发 才像拘禁的奴隶解脱在明净的天光里 诗歌和受刑者同亡在安乐死的麻痹下 田园与抒情的间道充斥着烧砖的窑烟 能否重新唱出劳苦情动的歌越过云霞 不是咬着笔尖写出灵魂已被掳劫的歌 血液在时间的穴道涌流着俗理:诗瞎 行星在运行中嗅到诗笔透出枯椽之味 向被认作文曲星的诗人误闯香臭之辖 对诗歌过多的解释算是自欺也是自辱 带给人类波涛中的安宁与港湾的梦话 是往昔英雄的时代眼睛处于微醺之中 如今掠夺、欺诈、侵占、独霸、仇杀 已经在街灯暗淡里把树心的雪白扯碎 爱国、叛国的滚动之诗在小烛微光下 不要陷入自恨或自怜成为自私的孪生 时间之翼掠过黄金、白银、青铜之栅 斜插入无人珍惜的烂臭淤泥中而挣扎 留心倾听葱郁人树的围拥中的佳音吧



磐石上的蔚蓝高天传来故乡的佳音 一遍遍细抚过激动发颤的叶尖心葩 万能的天父,给护根小草喜乐吧 让曼舞的蝴蝶与采蜜的群蜂喜乐吧 让小鸟环飞花旁与星星一起欢笑 安静的安静,  圣灵触摸的活法! 万能的天父,足音踏进寻者的心吧 踏进橄榄枝与松枝悄语的默顿中间吧 取代林中猛虎、野猪一如战斗的捶打 叹息地留意,  盼望平安的体察!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 2012 Global News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