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s

文林中的磐石之光-V 靈詩

(五)

心灵“树”堡吹奏的和平声音响彻林地 在下次战争的车轮滚声还未出现的时间 呼唤逃亡者明白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应该省察因积怨而导致仇杀的隐藏内奸 河水要一直流淌下去,舀给大家喝的水 映现公平与公义之光:无需清浊之分辨 世间善恶的分道是山峦的朦胧毒雾造成 却不追究降落毒火与祸水的魔鬼尚方剑 将是怎样的愚蠢,虽然最终的审判在神 神的孩子须察验制度轮盘转动的震颤点 原因在于制定者的属世布局—结构之差 以脏污之法分割并占有林地的血气营建 时刻一到,有形结构必溃灭在自强之中 摇坠与挺立———黑夜与白昼仅隔一线

言语的沦丧,蹒跚智者的手语,触摸的启示 开始光中新的传递与流动:新约佳偶订婚了 恩慈良善之爱从苹果汁、草莓汁流溢出色彩 耻辱如烛台的腊将会流干,失去愤怒的舞蹈 赞美驱逐黑暗的歌声,如海上飞驰的波浪律动 带给遥远思忆中藤叶的青翠色彩:绝望中的盼望 人类岁月象只逃逸的野狐,如今要歌颂她的神奇 就是歌颂创造者的奇妙,走出无法把握的酸楚林 看过典中简单的记号,还须仰首再望天空的众星



战争幻影中死去的勇士,柔软的亲人手指 无法触摸你的身体,灵魂得不到归家的安息 身上环佩的恋人情物又该怎样托付和处置 你已默默倾诉无奈的话语给桂树下的根系 你的灵魂影子窜伏在桃树边又迷失在梧桐叶荫 倍感同伴的陌生,对废地上阳光没有多少思忆 你灵仍然不安祥,在环抱树林的泱泱水面滑行 撩得安静絮语的水鸟举飞失措招来土埻的盯视 回忆战前的翅膀被艰难与恐惧折断,保存伤痕 也是似远实近的动荡情景,近乎磨灭的石头文字 在泅渡苦难河水时遗失在河底,沉睡而显示静止 水下的“沟槽”是文字的坟墓,只有灵不会破碎 梧桐叶在飘歌里舞着缓步又拉开情欲战争的序幕 雪白美姑纵深的“乳沟”写着:陷落者销魂之祭 孟浪少年专注盯紧的文字是思想之翼飞翔的力源 让人无限想象、心神迷醉的“乳沟”辖制了视力 让人如受“文字狱”囚禁的泫然魅惑的肉体文字 让西风中矫健奔腾的骏马却在东风中前足痛失 这刺砭肌骨的西风从白杨与白桦的中间地带袭来 麻松和榉树之间入侵的东风使人思想的头发竖起 你的影子不断变化作迅速的绕圈和自转如同地球 你灵跌入了被熬炼的巫火湖风,挣扎都无济于事

逃离焚烧危难的佼佼者,在水下的“沟槽”看到 翠鸟死尸,裸露着一大一小的劫后慌乱之眼睛 你灵开始了摇荡,繁密的水草缠绕奔突的心声: 风带来远古要说的话钻入尘世虚荣心 拉扯着……烦扰着……梦中都肉惊不安 瘆人的声音到处流转搅动哀愁的巢穴 血液流动的语音:爱我的儿子——作品 你就会献上最珍贵的青春换取荣誉的奖章 全是虚荣的面具,面具下的虚荣愚妄 风又从面具的缝隙穿过,扯下泊船之篷帆 因船无法航行,面具里的思想便无法驰传 造成的文明空白如同冬天暖阳下的融雪 忧郁王国头上飞翔着空想翅膀折断的鹰 熟虑中,面具里的思想否定了自我存在 思想退缩为空白,成为一根细针掉进去 都会敏感的空白,怎样孱弱的空白啊! 嗐!汹涌澎湃,穿空摸云之姿成为怀想 多么需要手持利矛直刺面具的精神勇士



作品被绞杀而迸的血在黑夜的梦里缓流 破裂的心如同树上被砍下难再长叶的枝条 这枝条同在处女地上成长的树是同心一体 那种整体与局部的两者疼痛只有流星知悉 哀伤:燃烧的信号被埋,崛起的大纛被偃 还有闲情悠然的缓步后响起的玩闹嘻嘻 思想囚徒因小腿溃疡而高呼生命风的转移 在多雨时代就象笼中的鹦鹉,这感染之季 月光洒着伤心的泪波,文明的黄昏时刻 偶尔记起了生长湿润丛草的孤岛之竹笛 虽处于饥饿潦倒,却不能丧失方向地前行 然而必须跋涉,后面滚来油铅火球的催逼 磐石之光的辉耀难道没有给予方向的启示? 天父是道路,是真理,是生命,是仁慈 是光,是谦卑,是公义,是怜悯,是信实!


在生命的流逝中经过无数的洲渚和树林 灵魂在追求圣地之光的灿烂上空之星星 文字石头的破碎让人闻不到花朵的芬芳 时间之影的晃动而无法测定星星的距离 知道了脉管里流淌液体的罪性和血气 会进而知道救主流血赎罪定格在脉管里 不管人否定与肯定,这永远存在的信息: 表现声音与时光之对话的呢喃自语越多 那么对肉体的弹颤感觉会成为特殊的听 对太阳、月亮的窥视会使庭园之花盛放 室内对天父倾诉的密语使光线喜带笑泪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 2012 Global News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