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Posts

文林中的磐石之光-VI 靈詩

(六)


在我的记忆之伤感的囊袋里装着玛瑙 也是朝阳对晨露的绝望表白的无奈时刻 玛瑙竟然不翼而飞在我神情的恍惚之间 她张耳倾听要飞临沙石瓦砾的掠翅急鸟 希冀鸟的鸣声传达纯粹的吻别沉醉之意 浮现的莹光在黎明的放弃又被黄昏重忆 离去的离去了,夜间闭合的花蕾怎解甘苦 陷落死坑的人会令多少人从坑旁自由走过 娇美的鲜容向血泊中淋漓站起的前仆示意 避开了危机,幸存者吞并远方灯塔的明亮 信号被迷雾笼罩,进击勇士哀叹光的折伤 须登上蒹葭丛生的岛――繁殖生命的岛屿 岛上水沟里的鱼迂回穿插,盼望孤单游动 继续前行,阻挡的堤岸往两边舒缓后退 风吹来吹去,鱼的感觉是展身,湿湿的暖 在涌动水底,穿过欲望到达孕育新生的晶宫 努力告别星花挨近青春暮色的燃烧之童话 吐不出温柔,没有优雅的口型倾诉水的缩胀 孤独荒凉的水沟里鱼的奋游毕竟倦怠了 此地延续血缘的新生没驱除死亡不是永生



云朵一般的林地,树木们看动魄的一幕: 两条鱼漫游微波中时而戏闹时而交心 云都羡慕,风都嫉妒,天空在微笑 他与她是互为镜子,是风吹帆鼓的关系 他照出她照着她,她照出他照着他 他映衬她,她映衬他;风劲强吹力荡帆, 帆鼓起对风的回应;帆撑劲,风之情意 也是帆的心灵感知!相爱融于相知之中 但他们物质的心生出繁多的心眼私谋 察看小池里包括角落的食物,很有限 物质的独占必须驱逐并毁灭争食同伴 咬死同伴,如同咬死没有抵防的水草 她死了,尸体发臭在小池臭污了水 他在没有生机的小池里死于污染的菌 爱恨交加的风,催动帆驶向思的彼岸 风吹裂帆吹走了帆成为无帆感应的风 无感应的帆,风吹意在何?风吹如思 思想如箭,箭射向她射出的箭,射落 她的箭再射死她的生命,思隐在眼后 树木们泪流风中,簌簌哭声荡气老远 他们和她们的手相招致意,款款深情 邀请可爱的虫媒、鸟媒来互赠珍贵礼物 使地下的根系向对方延伸缠绕呼唤卿卿 但阳光的迁移,地处的不一,遮挡而不满 受光的恩惠有多有少,葱绿枯黄相比互责 争竞、忌恨、恼怒和嫉妒不能承神的恩惠 仁爱、和平、忍耐和信实常能与神灵同在



灵魂所居之堡被摧毁接着要奔赴哪里? 你飞过没有边际的森林潜伏在海边幽岛 岛上邪光闪烁在延伸到湾在海边苦等的船 肠子一样的小路神秘得母鹿噤声行于其上 路旁有许多深居灵门之内的生活引导者 一条美腿高高盘绕在粉颈且闭目迎候拜者 你穿过门前多刺的橡树用颤抖的右手扣门 头顶罩下水晶般的灯光布成套心的闪电网 面容在遥远海湾的晦暗天空下隐现真相 猪革与鳄皮的气味从走廊深处漫溢过来 高领的耸立藏匿了开始与终局的朦胧面纹 时间烧焦了她心屋的圆柱、拱门和偏室 偏长的手势渲染了指间的胭帕是面旗帜 力量向村庄的林木推进时遮断一片阳光 罪汁在慌张的吠影吠声里渗到脖颈的十架 先知的虚光一直在下颚晃荡“炫”出轻狂


光焰显明枯花的凋零,而伸入土地的根 汲取腐殖养料催生枝上的另一些花的开放 哀悼死者与喜庆生者在夜、昼交替中进行 生命愿向上拔节运动或向下螺旋似的扎根 原地绕圈的平面转动者即便举火照亮黑暗 也难以透过磁性锥体看到天父的创造神奇 风深沉地吹响在原以为柔软却坚硬的手臂 没有神秘的薄雾使你躬身在沉重的穗头前 你用旷野的歌喉营造爱情的林间小道 一直通向地沟深坑里双手蒙眼的小孩 让歌声渗入小道下面穿越土地的缝隙 任何一处都能看到爱之水液在流溢 接着好多湿润的眼不眨地看见时钟 一种映现的时光,照亮坚硬的手臂



冬天,人类脸上浮游的慵懒离开柑桔林 在镜光映衬里时间河流切割着文明泥雕 白天始终存在着幻云与夜里消长的月光 在桔皮剥开的指痕里睡去又苏醒于鸟鸣 人类如钟摆的家园是建在河湾送笛边上 还是在黄昏的背影里思忆时间的山阳处 不要失去最后的时机,马路上匆匆拉手 接下来是天各一方,还是跌落不同空间 那种空间没有雪峰暖房烤火熊熊的诗情 你不懂钱币上的臭渍会腐蚀灵魂的晶光 本可在薄暮的荷边诉说花朵一瓣的剥落 且在情书的边页夹着蝴蝶与枫叶的标本 心扉关闭,还要歌颂蜜蜂环绕花朵的奋飞 情之破网用啥样的补针都捞不回溜走的鱼 没有爱船的靠湾与晾晒的情网,岛便荒凉 浇灭渴欲火焰的雨水再也不会从情空倾注 桃花盛开与粉红婴儿的啼哭无法掩盖末日

Recent Posts
Archive
Search By Tags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

Copyright© 2012 Global News Centre